蓝河家的千洛。

一个智障。
死在叶蓝维赛和排球坑里。
过激all日。

【叶蓝】八月与蝉鸣

#教科书式流水账
#标题是胡乱取的

今年的八月仍是伴着蝉鸣声到来的。比往年稍热的天气让蓝河如往年一般每天都窝在空调房里不肯出门,只不过今年多了个叶修一起。
每天的日常也不过就是打打荣耀撸撸猫——猫是蓝河养的,取了个名字叫笑笑,君莫笑那个笑。
知道了自家男友平日是吃方便面的蓝河每天都起个大早去菜市场买菜做给他吃。起得早纯粹是因为晚了会很热。
于是叶修每天就抱着笑笑面朝门口坐着等蓝河,而蓝河每天买完菜回家就是一人一猫迎接他。每当这时蓝河总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回到家有他和猫等着自己吧。
今天蓝河刚从床上醒来时就看见叶修一手撑着头看着他,后者见他醒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嗯——手感比笑笑差不了多少。接着笑着道:“我的小媳妇终于醒了呀,今天一起出门吧。”
大概是还没睡醒的原因,蓝河感觉自己脑袋跟糊了浆糊一样黏黏腻腻的,胡乱点了点头竟又抱着叶修睡了过去,再醒来时看看手表上面显示着8:38。
还很早嘛…个鬼啊!蓝河看着外面的太阳光顿时有一种挫败感,这又才意识到自己在叶修怀里又睡了过去的事。看了看叶修,衣服已经换好了…自己也是,大概是叶修换的吧。想到这儿蓝河耳根就红了那么点,赶快跑去洗漱了一下就拉着叶修出门。
出门时已经差不多九点了。这时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蝉鸣好像比平时更大声了点。翁嗡嗡的让蓝河听着有点累。蓝河一手挡太阳一手作扇子扇风。虽然风力微不足道但仍是一同扇了走在旁边的叶修。
叶修看着蓝河在菜市场轻车熟路买完菜还不时跟大妈们聊上几句忍不住笑了一下,心想自家恋人原来已经步入老年生活了吗。于是笑着摸了摸旁边一脸疑惑的人儿的头,极其自然地接过他手里的几袋菜,再用空着的手去握住那人刚被他腾空的手。
到家时两人牵着的手已经全是汗了,明知如此路上仍是谁也不肯放开谁。蓝河拿着菜去厨房洗了手做饭,叶修便自觉地去和笑笑等蓝河。
吃完饭不知怎的两人都提不起打荣耀的兴致,于是开着风扇坐在地上靠在沙发上看电影。笑笑也跟着躺在一旁。
电影刚看到一半叶修烟瘾就犯了,到阳台抽了根烟回来发现,许是因为听嗡嗡的蝉鸣声听累了,蓝河已经睡着了。怀里还抱着笑笑。看起来就跟大猫和小猫一起午睡一样。
叶修不忍破坏这样美好的光景,把电影给关了顺便用蓝河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接着就忍不住在他脸上落下极富温柔的一吻,然后极其“破坏性”地靠着蓝河睡着了。
偶尔这样好像也不错呢。梦里不知是谁这样说了一句。

————————————————————————————
真的非常短小了。不知道怎么写出内心所想的那样。谢谢看到这里的你。